排列3质合分析

那座桥、兔子头、高玉宝……那个时期是纷乱的,记忆是零碎的,这些本来不相及的东西,成了童年时代标志性的参照。因为“文化大革命”折腾到了最高潮阶段,各行各业混乱不休,大人们正在为路线斗争,为毛主席效忠而冲锋陷阵。而我上了两次一年级、两次二年级,但最终也没有学会汉语拼音。

我家驻地往西不远处有一条河,那条河叫漳卫河,河上有座桥,横亘在鲁冀之间。过了那座桥,对岸就是河北省。关于这座桥,据说已修造了有很多年,我没考证过它的历史,只知道它的存在历来都很重要。因为没有它,就去不了河北和山西;现仍如此,只不过那旧桥早已被一座新桥所取代。

那桥拱弓着腰身,呆呆地支撑在河床上,对面的桥头连接防洪大堤,而这一端却距防洪大堤足有六七里路远,因此河套里就有了一条蜿蜒的路。河套里还有一个村子,是一个非常热闹的集市,逢初一遇十六,桥东的、桥西的,十里八乡的都汇集到这里赶大集,尽管是与暴风骤雨般政治运动结伴而行,地处穷乡僻壤的乡村集市依然时隐时现,维持着极为简单的市场商品交换。现在的桥已连接起两边大堤,村子也迁出河套地带,但我的童年记忆仍留存在过去的那座桥和那个集市上。

    我和弟弟就差一岁多,他比我长得结实些,很多人以为是双胞胎或以为他是哥哥。在珍贵的记忆中,父亲为我俩制作了相同的白木茬的小箱子,似乎童年的世界,全都装在了那个小箱子里。那木箱子里确有我们的“宝贝”,就是各式各样的子弹壳。在“文革”中,地处山东河北交界的南馆陶,是冀鲁两个造反派武斗的主战场,很难描述那时人们的疯狂,好像都为政治斗争拼红了眼,不屑于“文斗”的唾沫星子,而在真枪实弹中拼得你死我活,往往会轻重武器一齐开火,那场面与壮观的战争影片没什么两样。每打完一仗,街头巷尾就会有很多的子弹壳。我和弟弟就瞒着父母偷偷去“打扫战场”,那情景很像雨后黄昏在树丛里捉“知了龟(蝉蛹)”的感觉,每捡到一个弹壳都是惊喜之后的满足和惬意。子弹壳是黄铜做的,到供销社收购站,一个步枪子弹壳、三个冲锋枪子弹壳、五个手枪子弹壳,均能卖五分钱,因此我和弟弟都有了一笔不小的财富。

    我家住的公社驻地倒没有集市,河套村子里的大集对我和弟弟有着无比的吸引,因为集市上有很多好吃的,最诱人的是供销社门市部门前,煮野兔子肉的那口大黑锅,微微沸腾的肉香,足可以把我和弟弟熏倒。整只野兔死活买不起,但用子弹壳换只“红烧野兔子”的头则有足够能力。一个步枪的、三个冲锋枪的、五个手枪的子弹壳都可以与一只兔子头相兑换的。在那口大黑锅前,我们手里紧攥着子弹壳,努力地抑制住嘴里的“哈拉子”,眼睛死死盯住锅里那把铁叉子,总希望能叉一只大些的兔子头上来。先把兔子头上的油水舔净,再慢慢细品镶嵌在骨隙里的肉屑。那种满足,是我兄弟俩童年里共享的荣耀。多半生的岁月品尝到的美味佳肴各式各样,但都无法超越那遥远的红烧兔子头。

敢于冒着“枪林弹雨”去检子弹壳,敢于背着父母去集市上换红烧兔子头,但六七岁的我们,却没有胆量越过那座桥。只知道桥的那一边是馆陶县城,我和弟弟还从来不知道县城是什么样子。终有一天在门市部的墙上,看到了一张红纸蓝字的电影海报。那时的我已能识些简单的字,看懂了那海报上电影片名叫《半夜鸡叫》,票价五分钱。

县城、电影,无法抗拒的诱惑。此时,我们手里攥着五枚弹壳,在红烧兔子头与《半夜鸡叫》之间进行着抉择。最终,我和弟弟放弃了那个红烧兔子头,而是把弹壳卖到了供销社收购站。我们决心要跨过那座桥!

终于,看到了县城的样子,虽然那规模还不及现在的乡镇,但那已经是我们心目中的大城市了。路上车多、人多、卖东西的多,熙熙攘攘的样子,有着比我们驻地的那个小镇更热闹的繁华。但真正让我们开眼界的是电影院门口黑压压的人群,我们用尽了吃奶的力气,才挤到卖票的地方。我托着弟弟的屁股,他那小手才刚刚伸进售票的窗口,但买到的票却是夜间的第三场。

期待的欲望完全忽略了深夜,在长长的等待中终于看到那个神秘银幕,激动与心花怒放交织着的是童年的梦幻。虽然仅仅是一部木偶片,但那是人之初的第一部电影。时至今日我仍能回味到《半夜鸡叫》里地主周扒皮钻进鸡窝被一群鸡狠狠啄那秃头的情景,也忘却不掉我与弟弟爽心愉悦的笑声。不过散了电影,才顿感夜的漆黑和回家路的遥远,幸亏有三三两两的大人们,否则我和弟弟恐怕是无法战胜那个黑夜的。

回家的第一幕情景是父亲一人站在小巷口,他已经在那里焦急等待了五个小时。父亲几乎确信我们俩掉到漳卫河里淹死了。除了父亲的数落,当然也少不了母亲的一顿痛打,虽然这顿皮肉之苦痛在身上,但心里却也无怨无悔,因为我们看了人生的第一次的电影。

后来看了《高玉宝》的原著,知道了作者是没有上过一天学的作家,在我读过的书中,书名、作者、主人公是一人的,也只有《高玉宝》。我无法知道《半夜鸡叫》对我的人生有着何种影响,但那座桥成为我人生路途上的一个界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008-01-19 02:07:26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青岛华商天瑞集团有限公司  Copyright © 2001-2020        鲁公网安备37021002000557号